网络视听许可证成网络直播平台“生死符”:不挂靠广电企业恐将被淘汰

95商服网  •  • 来源:www.95ye.com  • 关注:4341

随着史上最严监管令的下发,全民直播,人人都是“网红”的时代画上了句号。


日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简称“通知”),重申直播平台除了要有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下简称“网文证”)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以下简称“视听证”),也就是说,直播平台不仅需要“持证上岗”,还得持“双证”上岗,换言之,一纸视听证成了直播平台的“生死命符”,代表着平台是否能继续正常运营。


“双证”加持,也意味着网络直播的监管权从文化部转移到了广电总局。相较于文化部的网文证,视听证需要更多的条件和资质。想要拿到视听证,难点有二:一是国有控股企业,其次是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对于一些初创的直播平台来说高不可攀。联想起之前视频行业为了拿此牌照所经历的大洗牌,业内人士认为,直播平台无论是找婆家挂靠还是真金白银地借壳来换个牌照保护的身份,抉择之中,强者更强,弱者遭淘汰的局面将出现。


有视听证不代表就能直播


在体量庞大的直播平台中,哪些已经拿到了那一纸保命符是不少人关心的问题。据平台公开资料显示,只有网文证甚至两证全无的不在少数,而从已获得许可证的较为知名的平台来看,他们的许可证大多数是共用一个。


虎牙直播的东家是欢聚时代,在虎牙直播官网上公示的视听许可证开办单位为广州华多网络科技优先公司,该公司名称的域名指向的是多玩游戏的官网,即欢聚时代,同时,欢聚时代的另一款直播产品YY Live也用的是同一视听许可证号。战旗TV的老东家是浙报集团,在广电总局公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持证机构名单》中检索发现,战旗TV用的是同属于浙报集团的浙江在线新闻网站有限公司的视听许可证。


对于直播平台存在的共用许可证的情况相关法规尚未做出说明。但业内人士猜测,如果直播平台只要挂靠一个持牌企业或者获得其投资就可以合法地开展直播,以目前直播行业的发展发展势头,极有可能会导致市场的混乱,甚至会滋生贩卖、挂靠许可证号的黑色产业链,“一证一平台”还是很有必要的。值得注意的是,广电总局此次重点重申持证机构进行视听节目直播还需要符合相关分项,也就是说直播平台在获得许可证时,还要满足服务业务分类是“直播”这一分项,即使对于持有视听证的机构来讲,想做直播服务也不是那么容易,而对这一附页内容,持证直播平台的官网均未进行公示。


但无论如何,已经拿到许可证的直播平台暂时在行业浪潮到来之前率先拿到了一件“救生衣”。YY Live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国家规范下达前,YY Live就未雨绸缪地取得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以及《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等相关许可证,并且表示将与各个平台一起担负责任,加快网络直播行业的规范化。


而目前还没拿到许可证号的直播平台则集体沉默,尚未正面回应许可证的申请情况。其中花椒直播、斗鱼直播双证全无,熊猫TV和小米直播拥有网文证缺视听许可证。值得注意的是,龙珠的官网平台上公布的是许可证号为营业性演出许可证,此许可证是指以营利方式组织演出的方式为公众举办的现场文艺表演活动,与直播平台的属性不符。


没有国资背景办证没戏


财经评论员王冠认为,现有的直播平台中,有些经营时间比较长相对比较规范,所以双证全有。有的不是主营直播业务,直播只是其中一个模块和功能,很可能就会忽略视听证的办理比如映客一开始就主打秀场直播的,证件就会比较齐全,而像斗鱼,比较倾向于游戏竞技的电竞直播的,往往缺证。王冠建议,凡是有一定规模,实力靠前的直播平台,尽早去补足视听证,这是国家相关的管理规范的一个红线,触犯了红线可能就只能出局。“还有大量的其他的中小甚至小微的直播平台,恐怕没有什么资质和能力来获取这个证。”王冠说。


王冠说这话是由于“国字头”这个门槛就砸死了很多直播平台的“原住民”,注册资本1000万又给那些跃跃欲试的后来者浇了一盆“冷水”。“你们是国有企业吗?是国有控股吗?和政府关系怎么样?”南方日报记者致电广州一家证照代办机构员工,对方首先抛出了这三个问题。当得到否定回答后,这名员工明确说明没有这一条件会“很难办”。而在这之前,其官网上写着60日内可办理好视听证,该员工介绍,那是在政策宽松的时候,《通知》下发后,没有国有背景的企业他们都是拒绝的居多。


该员工透露,在广电总局的这一道《通知》下来后,咨询办理视听证的直播平台很多,但没有多少是有国企背景的,有能力的直播平台都在打着并购的算盘,她手上有一位客户就花了3000万并购了一家公司,只为借壳持牌。


如果直播平台没有并购预算,又不具备国有资质的话,继续开展直播业务还有一条路。据《IT时报》报道,可以暂且放弃申请视听许可证,并增补网文证的“表演”项。这个增项办理费用在3.5万至5万,各地收费不一,加急和正规流程的收费也不一样。此举对标的是7月1日文化部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首次明确主播为直接责任人,对平台实施“双随机一公开”,定期开展随机抽查,及时向社会公布查处结果,公布网络表演市场黑名单。


广电总局的这一番出手让人联想起多年前视频行业为争夺牌照而出现行业大洗牌以及对互联网电视平台的整治。大浪淘沙后,目前只有视频网站仅剩7家持牌企业。互联网电视平台与官方机构合作后其内容才能落地,为了获得牌照的保护,乐视选择与CIBN合作,小米拥抱CNTV而据文化部统计,我国网络直播平台用户量已达到2亿人,网络直播平台为200家,而截至5月底,由广电总局发出的586张视听许可证去向大多是新闻出版、企事业单位等“国字军”。上述员工告诉记者,直播平台像视频行业一样找个好婆家,投靠各省市电视台等广播电视机构是比较可行的路子,但借出许可证是要共担风险的,小平台肯定会被挑三拣四,恐怕直播界强者更强,弱者遭淘汰的局面将要上演。


《通知》还对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的单位应具备的技术、人员、管理条件,直播节目内容,相关弹幕发布,直播活动中涉及的主持人、嘉宾、直播对象等作出了具体要求。也就是说,不接直播平台、主播等需要加以规范,观众在观看直播时也要对自身言行负责,弹幕再不能任性发。“弹幕是一个很好的网民互动的工具,但如果不加以审核的话,也可能成为网络谣言的集散地,甚至网络语言暴力的发源地。”互联网专家包冉表示。


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对于此政策的演变,还要看广电总局的执行力度如何。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像对待视频网站那样,广电总局会采取让直播平台与官方授权的机构合作的方式,使直播平台以内容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的身份出现在系统内,统一管理,从而实现可管可控的目的,对于直播这类新兴的视听模式,考虑到直播衍生出了较多的就业岗位,辐射人群较广,广电总局也在小心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


从打色情的“擦边球”到明目张胆的恶俗炒作,窥私欲和荷尔蒙刺激等元素渐渐成为众多直播平台的标配,泥沙俱下的直播环境观众有目共睹。业内的观点是,除了争取视听证外,直播平台也应该从自身着眼,进行突围。精品内容是直播业务突围的关键,垂直领域的场景构造也能探索细分受众的商业机会。此前,《欢乐颂》剧组直播活动现场、女排回国接机直播现场、张继科与粉丝的聊天直播等,都受到网民的追捧。目前,大多数直播平台的盈利主要是依靠打赏分或广告,模式单一,包冉指出未来直播行业真正普及的商业模式,应该是流量价值的变现,游戏的变现目前比较常见,从直播平台引流到电商平台的购物变现,淘宝已经“试水”,而对实现线下活动的付费来说,直播平台也是很好的流量入口。


从团购开始,到网约车,到电商,再到现在网络直播,互联网催生了一大批新兴的产业,经历过那么多的野蛮生长以后,无论是资本投资、还是行业监管,还是用户成长,各方越来越理性。王冠认为,杭州刚开完世界瞩目的G20峰会,中国人均GDP已达8000美元,在当下的经济发展阶段的大格局下,中国如何从经济硬实力转向文化的软实力,如何能够让我们在整个文化传播中形成更多的营养和文化输出,而这样的直播监管令本身就是这一大格局中的一部分。



95商服网(www.95ye.com)已经为你找到更多与本文《凤凰视频为什么不能播放?》相关的文章。




1、凤凰视频为什么不能播放?


2、么凤凰视频栏目没法播放?凤凰视频什么时候能看?


3、凤凰网解读:关停相关网站视听节目服务透露出什么信号?


4、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成行业红线,多家视频网站带病运营


5、588家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机构全在这里


6、广电认真了 A 站要输了?广电总局点名 A 站、新浪微博关停视听节目服务全面整改


7、A 站、微博、凤凰都不能做视频了,因为少了一张牌照


8、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 “新浪微博”、“ACFUN”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


9、直播业务必须要持证上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什么内容怎么申请?


10、视听证成网络直播平台“生死符”:不挂靠广电企业恐将被淘汰

济南市各县(市)区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举报和咨询电话

广州德骊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广州德骊嘉企业注册,服务优质高效,注册就找得力嘉! 广州德骊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位于国际繁荣发展地带香港岛。是一家专业致力于企业服务,具有专业资格的商务注册服务机构,与国家工商、财政、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