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训练缺失之二 ——地面锁拿

95商服网  •  • 来源:www.95ye.com  • 关注:929
邱海洋

邱海洋 法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联系方式:15801358969

邱海洋,法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杰出的武术科学、武术国学研究者,武术科学化和现代化的积极倡导者。 邱海洋博士是一位优秀的科研人员,具有突出的科研能力。邱海洋博士,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就读于兰州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阶段就在《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四期合作...

缺少地面锁拿和降伏技术是武术训练的第二大缺失。在柔道的基础上,巴西柔术已经发展出系统的地面锁拿绞杀技术,中国传统武术家如果不经学习和训练,很难有胜算。所以最近格斗界与武术界比试,规则之一是不打地面,只打站立。因为无论是中国跤,还是太极推手等武术比赛,都以膝盖以上部位触地算输,不允许倒地之后继续打,但是按照近年发展起来的综合格斗规则,倒地往往只是战斗的真正开始。

最近的100多年里,格斗术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为国粹武术的尊严和传承发展计,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今天的武术训练缺少什么,是什么缺项和短板影响了武术的实战能力?

邱海洋博士认为,缺少地面锁拿和降伏技术是武术训练的第二大缺失。在柔道的基础上,巴西柔术已经发展出系统的地面锁拿绞杀技术,中国传统武术家如果不经学习和训练,很难有胜算。所以最近格斗界与武术界比试,规则之一是不打地面,只打站立。因为无论是中国跤,还是太极推手等武术比赛,都以膝盖以上部位触地算输,不允许倒地之后继续打,但是按照近年发展起来的综合格斗规则,倒地往往只是战斗的真正开始。

一、地面格斗技术

绝大部分的生死搏杀都是在地面缠抱中结束。如果说上篇文章《武术训练缺失之一——中正高直拳连击》讲的是头部20公分的攻防问题,那么本篇主要讲述地面上20公分的格斗攻防技术问题。

中国武术中原本也有一些地面搏击技术,例如:主动倒地,将对手引向地面加以攻击的招式“兔子蹬鹰”;被击倒后,躲开对手进一步攻击的招式“就地十八滚”;倒地后快速站起的招式“鲤鱼打挺”“前滚翻”“后滚翻”等。另外还有一些抓、锁、闭、拿的技法可以用在地面战。

我们还有专门的拳种“地躺拳”(又称地功拳、八折拳、地趟拳),其拳多用滚、跌、双倒、剪、绞、缠、绊、勾、扫、捆、踩、蹬、踹等技法。腰身柔灵,腿法奇猛,随机就势,跌法巧妙。也有传说与醉拳同源。


但是,自20世纪初以来,论及系统地研究、开发地面格斗技术,尤其是对地面锁拿和降伏技术的发展,不能不讲日本柔道和巴西柔术。

二、日本柔道与地面降伏技术

首先,讲一下日本柔道与中国武术的关系。说起这方面的内容,中国人最爱听,没有伤感而是自豪。顾不上为后来民族的落后伤心,只顾得为祖先的伟大自豪;只顾得为曾经的文化输出而骄傲、而醉心,不曾有今后从国外引进文化技术的紧迫感。

一种搏击格斗技术以“柔”为名,透射出深厚的东方文化底蕴,尤其是道家老庄思想的精髓。中国的很多拳派都讲“以柔克刚”,日本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所以有“柔术”“柔道”之名称,意思是“柔的法则和道理”。明末清初一位名叫陈元赟(yūn)的中国武术高手,东渡日本,把摔跤与拳术、日本传统柔术结合,开创了柔道的先河,被称为“日本中古柔术之祖”。

柔道讲究“以柔制刚”“顺势而为”,强调技巧,要求运用力学原理把对手的力量引为己用,用比对手小的力量摔倒对手;讲究“精力善用”,就是要最有效地运用精神和肉体的力量,完成搏击。


柔道(Jūdō,じゅうどう)是一种以摔法和地面技为主的格斗术,其中有很多地面降伏锁拿的技术应用。柔道于1964年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1992年再次被纳入奥运会项目,是奥运会比赛中唯一允许使用窒息或扭脱关节等手段来制服对手的项目。


另外,空手道中也有摔、拿、投、锁、绞、逆技等多种技术。日本人对地面搏击技术的发展或许与其生活方式有关,他们经常不穿鞋活动在地板和榻榻米上。

三、巴西柔术发展出系统的地面格斗技术

巴西柔术(葡萄牙文Jiu-Jitsu Brasileiro;英文Brazilian Jiu-Jitsu)是一种专攻降伏,以擒技见长,综合格斗竞技与系统自卫于一身的搏击术。二十世纪初,日本人前田光世将包括讲道馆柔道寝技(降伏)战术在内的柔术,传授给了巴西人卡洛斯·格雷西(葡萄牙文Carlos Gracie)与鲁伊兹▪佛朗萨(葡萄牙文Luiz França)。前田光世来自日本讲道馆嘉纳治五郎门下。后来,艾里奥·格雷西,从竞技和实战角度出发,总结出以摔、拿为基础技能,循环、渐进式降伏为基本战术,“以柔克刚”、“以弱胜强”为指导性战略方针的柔术新流派。

巴西柔术的技术和策略是基于对地面打斗的深入研究,擅长将对手拖向地面,然后在地面上获得控制姿势,然后使用关节技、绞杀技或击打术等多种攻击手段,将对手制服。巴西柔术强调有效利用杠杆的原理,使用者可以用很小的力气,将沉重的对手撬起,并产生巨大的力量。杠杆的运用,可以让小个子、体重轻、柔弱的选手,保护自己不受个子大、体重大,身强力壮者的侵害。巴西柔术没有模式化的对练套路,练习时需要创新思维,因为所有的技术和整个身体在对抗时就像一盘棋。它讲究力,但不过分强调爆发的蛮力,每次用力都有明确的发力点、支点,着力点,可控性很强。


拳击、柔道、空手道、跆拳道……哪个格斗术最厉害?这就仿佛人们希望看到按照丛林搏杀规则,狮子、老虎、豹子、鳄鱼与蟒蛇,究竟最终谁能赢。1993年,在第一次终极格斗大赛(UFC)上,不同门派的搏击运动员,进行无限制规则的比赛,最终体重最轻的霍易斯·格雷西获得冠军。巴西柔术一夜爆红,其战斗力震惊了世界。如今,巴西柔术占据了降伏式摔跤(Grappling)技术的半壁江山,成为综合格斗(Mixed Martial Arts,简称MMA)技法中的基本元素和组成部分。

四、盛衰荣辱转瞬间

当我们还在为中国武术自豪和骄傲之时,突然看到她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由盛而衰,由荣而辱,这种突然的转折在中国历史上似乎比比皆是。

唐玄宗的“开元盛世”余温尚存,“渔阳鼙鼓动地来”,安禄山一夜之间打下了长安。清代“康乾盛世”之浮夸掩盖不住内瓤的朽败衰微,号称“十全”的乾隆皇帝死后不过41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就爆发了,英国人的炮舰敲开了中国的大门。

昨夜尚夸锦被暖,

今日萧瑟满目寒!

高祖雄武归高祖,

今人慨然当贡献。

枉然忙碌盘遗产,

转瞬他人又领先。

为什么历史的转折往往如此突兀,猝不及防?很大的原因就是众人浮夸成风,吹嘘上瘾,报喜不报忧,不愿睁开眼睛看世界,不能客观地分析现实。沉浸在类似杂技表演的噱头中,似乎成了武术界的主流。假话说多了连自己都相信,这正是民族的悲哀,有谁拆穿了这自欺欺人的把戏,就是不给大家面子,就是搅场子。过去江湖上不是有句老话“看透莫说透,大家是好朋友”吗?

居安思危,是先知先觉,恐怕我们很难做到。今天已经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处危思危,处危思变了。纵然我们算是后知后觉,“马后炮”,总比浑然不觉,浑浑噩噩地死去要好。当我们为祖师技法“失传”而苦恼的时候,外国人研发出了新的技术。但愿这些新技术不是我们祖先失传的技术。

五、武文化的输出和输入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一个国家和民族既可能是文化的输出方,也可能是文化的输入方。无论是输出还是输入,都属正常。好比商品贸易,有买有卖。中华文明之所以能成其灿烂,除了其文化输出影响了世界,尤其是在其影响下形成了东亚文化圈,还在于她接受了诸多外来文明,仿佛海纳百川,融会贯通以集大成。

我们不会否认二胡(胡琴)、琵琶、唢呐、箜篌、扬琴这些乐器都来自波斯。我们不会否认佛教来自印度。我们更不会忘记很多的食物原本来自国外。汉语中,凡是“胡”“番”“洋”字头的食物都是外来的,例如:“胡”字开头的胡桃、胡萝卜、胡瓜、胡豆、胡椒等;“番”字开头的番茄、番薯(红薯)、番椒(海椒、辣椒)、番石榴、番木瓜;“洋”字开头的洋葱、洋姜、洋芋(土豆)、洋白菜(卷心菜)等等。“康乾盛世”中国人口大增,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产量居高的番薯(红薯)引入了中国,缓解了人畜的食品短缺。

回到武术,中国武术传到了日本、韩国,空手道、跆拳道都受到了“唐手”的影响,柔道更是与武术渊源甚深。近年来,随着柔道、跆拳道进入奥运会,许多中国人也开始学习其技法。很多时候抵制国外文化是因为我们太弱,譬如100年前反抗文化侵略。今天,国家强大了,民族就能用强者的心态兼容并蓄地接受外来文化。

在信息快速传递的条件下,文化的输出和输入将会迅速转换。忽然有一天,中国的柔道超过了日本,中国的跆拳道超过了韩国,中国的足球超过了欧洲,我们一定会欢欣鼓舞。同样,某一天国外的太极拳水平超过了中国,国外的武术水平超过了中国也是完全可能的。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武术革新和革命的时代已经到来。重构中国武术,吸纳世界最新的格斗术已经在所难免!

本文链接:https://www.95ye.com/article/4962.html(转载请保留)